樱落薇开

“克利切不喜欢人类。”
“你会喜欢我的。”

瞎画

“皮尔森先生,请别弄脏地板。”

瞧瞧,现在他的眼里只剩黑暗了。

[社交恐惧症]

如果这个世界暗无天日,你便是唯一的光。

我猜你一定会说:“你在说什么p话。”然后红着脸扭过头去,只留着金黄的义眼反着耀眼的光。

我很庆幸我认识了你,萎缩地在这个世界苟且偷生,然后带给绝望的人希望,重获新生。

我很遗憾我认识了你,我触碰不到你,只能隔着一层脆弱的屏幕一遍又一遍地细细描绘你的面容。

你很坚强,但你不够强大;你被下等人压在地上殴打,你被上等人用言语搓灭你的尊严。你一定厌恶过这个世界,但却又顽强地错过下去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,小强?不,那实在是太贬低你了,你可是我的光。

是了,你是光,你是天空中唯一亮着的星星,却对我来说——

近在天边,远在眼前。

 ☆  * .   ☆
  . ∧_∧ ∩ * ☆
*  ☆ ( ・∀・)/ .
 .  ⊂   ノ* ☆
☆ * (つ ノ  .☆
   (ノ
你们好,我是根据心情和音乐写或画的樱落。
不必在意我,我只是你们中的渺小一员。
我所爱的他,在我心房。
大概是我社吧。

克利切尝试用他被打肿了的义眼看这个世界,尽管看到的只有黑暗。

下一篇欺诈,最近很丧,而且我文笔真的不好,也没有灵感,对不起。

就是瞎画的克利切

[佣慈](ง °Θ°)ว

        注意!!我的文笔超级渣!!
        轻微ooc?(可能重度)
        我爱克利切!愿望是大家都爱克利切!
        依旧不要脸的打tag
        完毕乁( ˙ ω˙乁)

(∩^o^)⊃━━━━━☆゚.*・。(∩^o^)⊃━━━━━☆゚.*・。

        来庄园已经好几个月了,可克利切还是改不了他的坏毛病,他又习惯性的将手伸向别人的口袋……

       “皮尔森先生。”手被狠狠地抓住了,清脆的嗓音提醒着克利切,这次是雇佣兵先生。克利切用力挣扎了一下,却没有挣扎开。

       “喂,放开克利切!”

       “皮尔森先生难道不知道要对刚才的行为做出道歉吗?”奈布放开了克利切,可两只眸子却紧紧的盯着克利切,使克利切感觉自己像被蟒蛇捆住一样,令他脊背发凉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克利切什么都没有拿到,克利切不需要道歉。该道歉的是你!你弄疼克利切了!”克利切作势甩了甩手腕,皱起的眉头仿佛奈布真的弄疼他了一样,事实上手腕连红印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您可以叫我萨贝达,皮尔森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臭小子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吃饭的时间到了,我们一起去餐厅如何,皮尔森先生。”奈布说着便向克利切伸出了手,可克利切全当没看见转身走向餐厅,昂起的头颅像只高傲的黑天鹅。

        “皮尔森先生皮尔森先生的,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奈布看着克利切耳朵尖上的粉红,不以为然地笑笑:“至少要学会撒谎啊,皮尔森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 只是你太可爱了,我的小皮尔森先生。
       

明明不是all社还十分不要脸的站tag_(:з」∠)_